當前位置:首頁 > 信息正文
安岳臥佛 大唐的又一個微笑(上)
發布時間:2019-08-12 信息來源:華西都市報 閱讀次數: 【字體: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安岳臥佛。

  
圓覺洞。 

  
安岳圓覺洞凈瓶觀音。 

  
大唐東京大敬愛寺一切經論目序。 

  
安岳圓覺洞釋迦牟尼佛。 

  
《安岳輿圖》(清·乾隆初年手繪),選自《四川全圖》(清·乾隆初年大學士、山水田園畫家董邦達領銜繪制) 

  □汪毅文/圖

  安岳,隸屬四川省資陽市,位于成(成都)渝(重慶)古道要沖。縣城距離成都130公里、重慶120公里、內江82公里、遂寧67公里,高速公路貫穿全境,為四川盆地腹心地帶的陸路交通要沖。縣境南北長70.86公里,東西寬77.8公里,人口約160萬。
  安岳石刻是安岳縣境內以摩崖造像為主的石刻藝術的總稱,是建筑在巖石上的特殊“寺院”,與木質為載體的北方寺廟有根本區別。其中,尤以臥佛院、圓覺洞、千佛寨、毗盧洞、華嚴洞、茗山寺、孔雀洞、玄妙觀、塔坡9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為代表(尚未包括木門寺石建筑、鐵佛守崖墓群兩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安岳石刻始于南朝,發于隋,興于唐,續于五代,盛于兩宋,延至明清、民國,特別是以唐宋時期造像為主的摩崖石刻造像,堪稱中國石刻藝術的強音符號,為世界石窟藝術史在公元8—12世紀寫下了璀璨的一頁。
1

安岳臥佛 懸空而鑿創下奇跡

  安岳臥佛位于距縣城32公里的臥佛鎮(原八廟鄉)。這尊鑿刻于盛唐時期的釋迦牟尼涅槃圣跡圖(俗稱臥佛)橫亙于巖腰,長21.3米,為安岳石刻單體造像中最大的一尊,亦是我國古代全身石刻臥佛之首,屬于盛唐石刻造像的“航母”之一。它從1982年被“發現”,到1988年登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排行榜,僅僅六年時間,創下中國文物界奇跡。
  安岳臥佛美思妙造,它不像其他地方的臥佛臨地鑿刻,而是刻于巖腰中,即在山腰中掏出一個碩大空間。這使涅槃變的整組造像氣魄偉岸,特別是主體像臥佛橫亙于巖腰,頗似一個令人心旌搖動的“一”字。比較而言,在佛教藝術中,體現涅槃變經典的有:敦煌臥佛、張掖臥佛、安岳臥佛、大足臥佛。就地域而言,敦煌臥佛和張掖臥佛屬于北方涅槃像,安岳臥佛和大足臥佛為南方涅槃像。就質地和分布而言,前者均為木架泥胎,塑于室內;后者均為石刻,刻于室外。
  就長度和鑿刻時間而言,敦煌莫高窟第158窟臥佛長15.8米,建于中唐時期;張掖臥佛長34.5米,建于西夏永安元年(1098),是國內最大的室內臥佛塑像;安岳臥佛長21.3米,刻于唐開元年間,資格最老,堪稱古代全身石刻“涅槃變”的“大哥大”;大足臥佛長31米,刻于南宋時期,要晚安岳臥佛400多年。
  就難度而言,安岳臥佛懸空而鑿難度更大,因為一不經意就會造成臥佛全身因頎長而使軀體扁平或僵直;敦煌、張掖、大足臥佛(僅刻至膝部,即從完整性角度講并非全身,而且其右手也是隱于地下的)皆平地而鑿難度相對低。由于安岳臥佛刻于上不沾天、下不著地的巖腰中,這使創造的艱辛遠遠勝過其他地方的涅槃變圖,充分體現了古代工匠巧思妙造的創造才能。
  安岳臥佛軀體中部摩耶夫人的盤坐,使釋尊頎長的軀體有了變化和故事,特別是摩耶夫人致哀與釋迦牟尼涅槃時嘴角溢出的淡淡微笑,構成了悲喜二重組合。足踝處站立的力士截取了釋尊一部分過長的水平線,既有故事,又有點線關系,使整體性有了節奏和變化,有了生命感的境界,即頗具匠心地打破臥佛全身像易平板、身體頎長易僵直的局限,使佛軀整體和諧,呈現出“秀骨清像,婉雅俊逸”的南北朝造像遺風。
  他微微努著的嘴泛出的笑意,猶如龍門奉先寺主尊大盧舍那佛之后的又一個“大唐的微笑”。有意思的是,他們同屬一個時代,凸顯了盛唐氣勢,傳達了盛唐文化成就的信息,成為稀世的、劃時代的雕塑巨制。
2

安岳佛經 南方刻經之絕唱

  我國石刻佛經經文始于北魏,以隋代的北京房山石經最完整。從分類角度而言,石刻佛經主要有摩崖、石柱、經幢、碑板四種形式。北京房山云居寺刻經屬碑板石經類,字數為全國之冠。但作為摩崖(龕刻)佛經而言,囿于鑿刻難度,這種存在形式少見。從摩崖角度而言,安岳臥佛院的盛唐佛經經文為全國之最。這兩個“全國之最”,一北一南,一板刻一龕刻,猶如石刻經文星空中的雙子座,值得仰首是觀。
  安岳佛經刻于臥佛院,分別在15個龕的正面或兩側壁間,造字面積達154平方米,32萬字,為迄今中國南方最大的佛經鑿刻之地。為強調龕中的美感,有的經文額上還配有飛天、經幢等飾物。特別是第59號經窟,三面刻經,配以飛天、云朵、壸門、纏枝卷草、靈獸、伎樂等飾物,讓靜態的經窟有了動感,使平面靜止的刻字空間顯風動和偉岸之勢。經文字分楷行二體,方格直行,字體遒勁俊逸,工整質樸,堪稱“刻書雙絕”。
  這些經品的鑿刻,既有規劃,又有選擇,多為姚秦鳩摩羅什、后魏菩提流支、東晉慧遠、隋代達摩笈多、唐代玄奘等高僧所譯,包括了從東漢桓帝至盛唐時期約500年間的作品。除有經論名稱、刻記年代、譯者姓氏,還有經文目錄及經文校對者姓名。刻經題記的時間有:唐開元十二年、十五年、十七年、二十一年、二十三年等注明,足見刻經歷時逾十年之久。
  特別是刻經中的《檀三藏經》,上面刊刻有“唐開元十五年(727)二月刻”字樣,是目前發現最早刻的經文,為中國石刻佛經中的絕版。《一切經論目序》的“孤本”意義和《檀三藏經》的“絕版”意義,凸顯了安岳龕刻佛經的特別價值,故有“普天之下僅此一刻”的殊譽。
  難以置信的是,經文中尚存有“無”“義”“萬”“個”等現代使用的簡化字。其客觀存在,對于我們古漢字的“說文解字”具有顛覆性意義。
  除臥佛院盛唐龕刻佛經之外,還有玄妙觀唐開元十八年所刻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以及建于北宋孔雀洞后面的(原報國寺大雄殿外)高臺八方單檐式經目石塔。該塔亦稱轉輪經藏塔,高15米。塔構建奇特科學,為八方三層,每層各有柱8根。柱分8面,有6面各刻有佛經經名。塔層共24根柱子,上面刻佛經經目144部,刻字為楷體,古樸流暢,是研究古代佛學和書法的寶貴資料。
3

圓覺洞 飛天堪比敦煌壁畫

  圓覺洞位于安岳縣城東邊,距縣城約兩公里,全稱為“真相寺圓覺洞”,共有龕窟108個,造像1933尊,碑刻題記25處。真相寺在山之陽,圓覺洞于山之陰。不過當地群眾習慣統稱圓覺洞。從題記紀年中悉知,這里的刻像始于唐開元二十年左右,最晚于南宋年間,歷時數百年。
  圓覺洞由主僧了月主持營造,建于北宋,根據佛經《大方廣圓覺了義經》而鑿刻,以鑿刻有十二圓覺像而得名。洞口酷似穹廬,洞深10米,寬4.8米,高4.5米。洞壁造兩米多高的三世佛像,兩側各禪坐六尊近兩米高的弟子。弟子坐姿或兩腿皆盤,或單腿相對而盤,以此掩蔽座臺,體現出對稱的美感。
  圓覺洞內的石刻藝術固然扣人心弦,然而洞外的西方三圣圖更引人注目。所謂西方三圣,又稱彌陀三尊,即西方極樂世界三個地位最高的佛菩薩,由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組成。阿彌陀佛居中間,顯示著他的修行正覺和威德懾眾的鼻祖風度;觀音菩薩和大勢至菩薩雖分別在左右為佛之脅侍,但卻獨窟于阿彌陀佛窟兩側,享有被善男信女單獨供奉的地位。
  凈瓶觀音高6.7米,背倚車軸似的斑斕佛光,一雙秀足輕踏于蓮蕊之上,呈倒“八”字形;右手拈楊枝,仿佛要拂去世俗塵埃;左手提凈瓶,仿佛欲將瓶中甘露遍灑人間,一副普度眾生、惜世憐人的神態從他微垂的眸子里得到最佳體現。
  釋迦牟尼佛,高6米。其面相豐圓,眉間白毫相,螺發高肉髻,雙耳垂肩,嘴角含笑而不啟齒如同《詩經》里所形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讓我不禁想到偉大雕塑家羅丹在描述另一尊杰出雕塑《梅迪奇的維納斯像》時所說:“撫摸這座像的時候,幾乎覺得它是溫暖的。”其左手仰掌于胸腹前,右手施說法印,大拇指與食指中夾一畢波羅花果。其拈花微笑之狀,令人想起龍門石窟奉先寺石刻主尊像大盧舍那佛的微笑,而且似乎更生動。如果說大盧舍那佛表現的是“大唐的微笑”,那么可以說眼前的釋迦牟尼佛表達的卻是“大宋的微笑”。
  右龕的蓮花手觀音菩薩高6.5米,頭戴繁密貼金花冠,冠內鑲嵌一小佛像。其胸前雜飾瓔珞,肘懸腰際,腳踏蓮臺,映襯出俊美的面龐和淺淺的笑靨。花蕾重達百斤,歷千年而不墜,是雕刻家借助力學原理,鏤空了手與花蕾、花枝的空間,并巧妙地將花蕾、花枝重量承受于袈裟上的緣故。
  凈瓶觀音菩薩和釋迦佛兩龕側壁上除飛天以外,還刻有植物花草圖案。花草圖案側,飛天的造型儀態萬方,或托藕捧花,或布灑花雨,有如身懷絕技的舞蹈明星于動感中創造了美,讓人從靜止的佛龕上感到潛在的生機。飛天飄曳的彩帶有藍、綠、橙、黃之彩,色澤不亞于敦煌壁畫中的飛天,如以石刻而言就更勝一籌。對比之下,恬靜嫻雅的釋迦佛和略顯憂患意識的凈瓶觀音菩薩與縱情飄逸或風馳電掣的飛天雖情趣殊異,但都表現出圓覺之美。(來源:華西都市報)

( 責任編輯:安岳縣網管中心-16)
  相關信息  
  最近更新
  熱點新聞
原创36码网址